欢迎来到华中论文服务网
咨询热线:400-0621-661   服务时间:09:00~23:00(节假日不休)   投稿邮箱:lw518@126.com  在线投稿:点此在线提交您的稿件
当前位置: 首页政法哲学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对外宣传思想及其启示

 发布时间:2012-05-20 10:19:46        查看次数:1581
摘要:马克思恩格斯从世界视角来思考对外宣传,强调对外宣传存在的必然性、对外宣传必须建立“理论支柱”和考虑物质基础,揭示了对外宣传要素的规律。列宁更多地从俄国的角度来思考对外宣传,形成了针对俄国具体对外宣传问题的思想。深入发掘和认真学习这些思想的闪光点对于当前我们对外宣传工作的开展具有重大意义。

  关键词: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对外宣传;思想

  中图分类号:D631.19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6-723X(2012)03-0024-04

   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作为杰出的对外宣传活动家,虽然未系统地概括总结过对外宣传理论,仅见零散的论述,但是在其所推进的共产主义对外宣传实践中贯彻着他们的对外宣传思想,很值得我们进行梳理并加以学习借鉴。

   一、马克思恩格斯对外宣传思想

   (一)世界交往下对外宣传的必然性

   随着历史的发展,各国与各国人民之间的交往呈现不断地加强的趋势,当今世界已进入全球化时代。马克思恩格斯认为,一是世界精神交往手段日益现代化。马克思恩格斯指出,生产力的高度发展,使得精神交往的现代手段“机车、铁路、电报、走锭精纺等等”成为“人类的手创造出来的人类头脑的器官;是物化的知识力量”[1]。二是世界精神交往间隙日渐缩短。他们预测到了信息时代,“顷刻之间就可以把自己的发明传遍全世界的报刊和电讯,在一天当中所制造的神话,比以前一个世纪之内所能制造的还要多”[2]。届时人类精神交往的间隙更加短暂,世界交往将逐步取代昔日的民族交往,在频繁的世界精神交往下将谱写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历史”。在这种情况下,任何民族甚至每个人都必须卷入现代世界交往中才能生存。在争取交往发言权的主动意识之下,对外宣传无可避免地成为世界精神交往的一种形态而必然存在并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二)对外宣传必须考虑物质基础

   历史唯物主义强调物质的决定性作用,存在的物质客观条件往往是不可忽略的问题。马克思恩格斯从历史唯物主义出发,认为对外宣传必须考虑当时社会物质条件,只有在与其相适应的物质条件下它才最有可能取得成功的效果。这包含着两个层面的观念:一方面对外宣传的内容的选择问题,即要确保内容必须符合社会发展的总体进程,否则仅仅依靠强制手段根本无法实现与当前社会物质条件不相符的对外宣传。对此,恩格斯曾说过:“我们不知道有任何一种权力能够强制那处于健康而清醒状态中的每一个人接受某种思想”[3]。另一方面,对外宣传时机的选择问题。即推进对外宣传时要懂得分析其所处实际社会环境条件,选择相应恰当的时机,促使对外宣传根据其所处的社会物质条件和社会发展进程的趋势来向前进行。在此理论指导下,马克思恩格斯分析当时社会情况得出结论,即共产主义的宣传的最佳社会条件就是社会危机,一旦有社会危机的发生就是宣传的良机。马克思曾直接指出“在美国我们的宣传由于危机而大有进展。危机对我们来说起了动员作用”[4]。

   (三)对外宣传必须建立“理论支柱”

   思想是行动的先导,任何行动均是在一定的思想理论的指导下而进行的。马克思恩格斯从当时共产主义对外宣传实践中总结出来要注重对外宣传的科学理论,即做好理论准备,强调科学性。这集中体现在:首先强调理论指导的重要性,即只有在理论的指导下才能使得对外宣传工作有正确的发展方向,否则将事倍功半甚至适得其反。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对外宣传开始之初,就说到:“目前首先需要我们做的,就是写出几本较大的著作,以便给许许多多非常愿意干但自己又干不好的一知半解的人以一个必要的支点”[5]。为此,马克思恩格斯花费了大量的精力撰写共产主义科学理论著述,为宣传者们提供了有效的理论指导。恩格斯曾对马克思说起英国工人运动的职业宣传家厄·琼斯时,指出:“我们也可以大胆地说,如果没有我们的学说,他绝不可能走上正确的道路”[6]。其次,强调指导理论的科学性,即用来指导对外宣传工作的理论必须是经过论证的具有科学性,必须经得起实践的检验,否则将可能走弯路而浪费时间和精力。1874年俄国青年特卡乔夫狂热地宣布立即发动革命,恩格斯告诫他说:“当你想从事这种宣传时,当你想为自己招募志同道合的人时,仅仅发表宣言是不够的;必须加以论证,因而,必须从理论上来考虑问题,也就是说归根到底必须科学地来对待问题”。[7]

   (四)对外宣传有其自身的规律

   马克思恩格斯可谓是最早探索对外宣传规律的宣传家,他们分别探讨了对外宣传主体、客体对象、媒介、方式方法等对外宣传具体层面的问题。

   对外宣传主体是对外宣传工作向前推动的重要内因,内因是决定性因素。马克思恩格斯就认为对外宣传主体可以说是对外宣传效益好坏的主观决定性因素,并对其素质提出了智慧、思维、风格和知识等方面的具体要求。1847年恩格斯明确指出“党的政论家需要更多的智慧,思想要更加明确,风格要更好一些,知识也要更丰富些”[8]。

   对外宣传对象即受众,其思想变化是宣传效果生成的决定因素。马克思恩格斯重点探讨了对象的差异性、了解和迎合对象以及不了解对象下如何宣传等问题正所谓“横看成岭侧成峰”,不同的宣传对象往往对同一事物会有不同的看法,不同国家和不同身份的宣传对象在认知、情感和意志等方面均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因而了解对象则是宣传进行之前必须要完成的事情之一。马克思就曾因为不了解对象而犯愁:“你知道,在不了解读者等等情况下,给在大洋彼岸出版的报纸撰稿,是多么困难”[6]。马克思恩格斯还强调在了解对象地情况下要有原则地迎合对象需求来进行宣传,选择对象能够的接受的方式来进行宣传。正如马克思为维也纳《新闻报》撰稿时所说:“不是应当为维也纳读者写什么,而是怎样写”[9],即写什么这一原则是确定的,问题只是要怎样写得更适合对象。譬如根据美国读者个性特征突出和文化基础不深的特点,恩格斯对马克思说:“你的风格需要他们思考。无论如何你必须给自己定一条规矩:尽量写得坏些和零乱些,否则你就会失去这些读者的好感”[10]。此外,他们认为一旦出现不了解对象而又必须进行宣传的时候,最好不要谈观点而用描述事实来说话。

   对外宣传媒介是一个在那个媒介相对贫乏的年代里容易被忽视的问题。马克思恩格斯清楚地认识到对外宣传媒介的多样性和重要性,并指出如何选择适当媒介。首先意识到媒介的多样性,指出一切能够传达信息的均可作为媒介。在那个年代里报纸、杂志可以说是对外宣传的主要媒介。其次指出了运用媒介的重要性,一旦巧妙地发挥媒介的功能则能事半功倍。马克思认为宏观总体上来说要充分运用一切可利用的媒介,其运用的标准是“除了乏味的体裁之外,其余一切体裁都是好的”;在具体对外宣传上则要根据不同的对象和实际情况来选择相适应的媒介。

   对外宣传方式方法一直为马克思恩格斯所关注,他们主要揭示了其重要作用和如何选择正确的方式方法。首先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在宣传内容正确的情况下,宣传方式方法恰当与否成为宣传效益好坏的重要因素。其次,从心理学的角度比较详细地探讨了如何选择对外宣传方式方法。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应当遵循人类精神交往的心理规律,反对那种易引发对象心理反感的简单化、抽象化的宣传方式,主张采取能够吸引对象注意的宣传方式,或具有独特风格或能使人感受宣传内容的清新、明快和真诚。他们还提出针对某个内容集中宣传会比分散宣传更能引起注意,此即现在人们所运用的议题设置的理论来源。
 

  二、列宁对外宣传思想

   列宁在学习和继承马克思恩格斯的对外宣传理论的基础上,结合俄罗斯的实际情况和其时代特征进一步形成了其自身的对外宣传思想。他面临的具体问题较之马克思恩格斯更多,因而较少从世界角度探讨世界精神交往以及传播规律,而更多地关注俄国自身的问题。

   (一) 结合俄国特殊斗争条件,从理论上创造性地提出以报刊为主的对外宣传媒介还应发挥组织功能

   列宁在肯定马克思恩格斯所主张的宣传发挥喉舌作用的基础之上,分析俄国政治奴役的斗争环境现状,揭示了宣传媒介的组织作用。在《火星报》第4号的社论《从何着手?》中,列宁明确指出,“报纸不仅是集体的宣传员和集体的鼓动员,而且是集体的组织者。就后一点来说,报纸可以比做脚手架,它搭在正在建造的建筑物周围,显示出建筑物的轮廓,便于各个建筑工人之间的进行联络,帮助他们分配工作和观察有组织的劳动所获得的总成绩”[11]。这一创新思想亦获得当今东西方传播学者一致公认,可谓是宣传理论的又一大贡献。

   (二) 面对俄国传播技术落后的现实,不仅鼓励发展广播对外宣传,而且强调善用外国媒体力量来进行对外宣传

   一方面,列宁注重发展俄国自身的对外宣传宣传能力,以大力发展广播宣传为主。他认识到广播的重要性,认为广播是“不要纸张、不要电线、不受距离限制的报纸

”,可以令没有文化的人通过收听而取得宣传效果,对于宣传鼓动具有重要作用。另一方面,列宁强调巧妙利用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的发达传播技术与传播专业人士,来宣传俄国的成功和社会主义思想,影响世界舆论。他充分认清了俄国与以美国为首的传播业发达国家之间在传播技术上的落差,注意到美国等国拥有一支具有一定正义感的新闻记者队伍。为了充分利用西方的传播能力,列宁积极地接待来访记者,向外国人介绍苏联各项政策、打破西方反苏宣传垄断。据统计,自1917年10月至1922年11月,列宁共会见外国记者30次,发表谈话21次,收到接见的有8名美国记者,6名英国记者,瑞典、日本记者各2名,其他5个国家的记者各1名,其中有几位不只一次被接见[12]。

   (三)注重对外宣传的实事求是和针对性

   作为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俄国在舆论上受到帝国主义集团的包围,如何加强对外宣传的有效性,即有效地将俄国的政策和真实情况对外宣传出去,成为列宁十分关注的问题之一。一方面,列宁强调对外宣传的真实性,即用事实说话。并且,为了让俄国的情况不被帝国主义国家扭曲,他主张把布尔什维克党和苏维埃政府的重要文件及时翻译成外文,这样才能真正地让外国读者准确地了解俄国。另一面,列宁特别强调俄国对外宣传必须针对宣传对象的实际情况,任何对外宣传材料都要适应外国人的习惯和特点,避免“俄罗斯化”。对于这种“俄罗斯化”,1922年11月列宁在共产国际第四次代表大会上讲话时进行了十分详细地论述:“在1921年第三次代表大会上,我们通过了一个关于各国共产党的组织结构及其工作方法和内容的决议。决议写得很好,但它几乎全是俄国味……我相信几乎没有一个外国人能把它读完。……第一,这个决议太长,有50多页,这种东西外国人通常读不完的。第二,即使读完,也没有一个外国人能够读懂,因为俄国味太重。这倒不是因为它是用俄文写的——它已被出色地译成各种文字——而是因为它浸透了俄国气味。第三,即使作为例外,有个把外国人能读懂,他也无法执行”[13]。因此,列宁十分注意收集外国资料,掌握国际舆论走向,了解外国民众的实际需求和心理倾向,从而能够有针对性地进行对外宣传。

   三、马恩列对外宣传思想

  对我对外宣传的启示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对外宣传思想是我对外宣传的重要指导理论,其思想的理论性与可操作性对于我们对外宣传工作有着极大的启发,具体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阐述:

   (一)要正视对外宣传的客观必然性,把握舆论主动权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在世界交往下对外宣传必然存在,无法避免,而且呈现不断发展的趋势。当今世界全球化的趋势下,世界各国交往密切,没有任何一国能够脱离世界而独自生存的事实再次印证了马克思恩格斯所言。因此,我们必须从思想上正视对外宣传的客观必然性,充分认识到开展这一工作的不可避免性,进而高度地重视之,自觉地有意识地推进对外宣传工作。马克思恩格斯还认为,借助媒体可以使一隅之地的舆论扩展为天下皆知的舆论,可以使这些舆论变成“普遍的、隐蔽的和强制的力量”,同时要主动占领舆论阵地。当今面临着“西强我弱”的舆论总体局面下,我们继承和发扬马克思恩格斯关于主动占领舆论阵地的思想就更显重要。要积极开展对外宣传工作,在国际舆论中把握主动权,令世界上能够有我们的声音存在。

   (二)要重视对外宣传物质条件,注重对外宣传理论研究

   马克思恩格斯一再强调要注重对外宣传的物质基础和构建外宣的“理论支柱”。这提醒我们注意目前对外宣传所处的实际环境,深入分析现有社会条件,预测社会发展进程方向,进而能够有针对性选择恰当的时机适合的主题来开展对外宣传工作。因为社会物质条件是客观存在的,并且不会在瞬间改变,而是长时期累积而形成的,我们必须客观认识它,开展工作时将其纳入考虑范围,从而使其成为动力而非障碍。与此同时,我们还应该加强对外宣传理论研究,从而使对外宣传工作有方向性指导,才不会走弯路。我们不仅要进一步深入研究马克思主义对外宣传理论体系,而且要研究对外宣传本身的规律。

   (三)强化对外宣传要素建设,提升整体对外宣传能力

   马克思恩格斯列宁认为对外宣传的每个要素都十分重要。我们首先要培养一支高效有力的宣传队伍,加强宣传主体的整体素养。这就要求我们健全宣传队伍培养机制,包括送学、考核、实践等各方面的制度有待进一步加强,同时创造宣传队伍力求向上的良好氛围。其次要主动研究宣传对象的情况,这包括对象的心理状态、价值取向、媒体爱好等等。只有掌握了宣传对象的基本情况,才能对症下药有针对性地进行对外宣传。再次要优化宣传内容,最重要的就是要确保内容的真实可靠性;注重宣传内容的针对性,根据社会物质条件的不同和宣传对象的不同,应该选取不同的内容。最后要注意对外宣传的方式方法和媒介的运用,尽可能地争取外国有好媒体的支持,借其口帮我们说话。在宣传方式方法上,既要多样化,也要本土化,要选择宣传对象更易接受的方式方法。www.17net.net 论文发表

  [参考文献][1]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6卷下册).中文第一版[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0:2190

  [2]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3卷).中文第一版[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3:258.

  [3]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0卷).中文第一版[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1:94.

  [4]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50卷).中文第一版[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5:456.

  [5]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7卷).中文第一版[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1:18.

  [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8卷).中文第一版[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3:38.

  [7]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8卷).中文第一版[M].北京:人民出版社,1964:645.

  [8]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4卷).中文第一版[M].北京:人民出版社,1958:304.

  [6]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8卷).中文第一版[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3:493.

  [9]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9卷).中文第一版[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569.

  [10]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7卷).中文第一版[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314.

  [11] 列宁全集(5卷).中文第二版[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6:8.

  [12] 黄泽存.新时期对外宣传论稿[M].北京:五洲传播出版社,2002:34-35.

  [13] 列宁全集(43卷).中文第二版[M].北京:人民出版社,1987:286.



在线投稿